首页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茗娱网-香港最大的门户网站!
当前位置:主页 > 情感夜听 > 正文

妈妈好久没和你弄啦 刚考完妈妈就让我玩她

时间:2020-01-06 20:21 来源:未知 作者:鸣生笔tt6837ming

妈妈好久没和你弄啦 刚考完妈妈就让我玩她

  序:妈妈好久没和你弄啦,刚考完妈妈就让我玩她。我最近和男友因为他妈妈总是争吵,原因是他妈妈对我不友好,看不上我,一直希望男友和我分手,但是男友很坚定和我在一起,可是我心里有心结,总是想和他吵架,我们还能在一起吗?

  妈妈,你不要一直追查我,我没有上当受骗。我跟他真的没有关系,我们只是一般的同学而已。

  “你懂什么,你要是真懂,当初爸爸就不会离开你了。”

  深夜的地铁里静悄悄的,突然一个声音传来。未等我反应过来,咯噔一声,车已经到站,咔嚓,门开了。我站起来,走了出去。

  “馨予,……。”

  声音既然继续在我的耳边若有若无地响起。地铁很快关上门开走远去,稀稀拉拉的灯光下,长长的换乘长廊此时,竟然显得异常幽静昏黄。我放慢脚步,张目四望,前边拐角暗处两个人影立刻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中。一位是大约四十多岁的妈妈,一位是高过妈妈半个头的闺女。

  她们此时正在拐角处一道壅余的分岔路上稍事停留。

  “妈妈只是希望从各方面了解你,关心你,怕你走错路走弯路。”

  “妈妈,现在我已经十六岁高三了,很快,我就将参加高考,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小屁孩了。”

  “妈妈都是为了你好啊。”

  “为了我好。”

  “你知道嘛,我幼儿园时候,我很怕黑,可是每当你要我勇敢地呆在家里的时候,我就一个人呆着,直到你回家,每次我等的都迷迷糊糊地睡去。你曾经问我为什么每次都蜷缩在衣柜一角。其实我也不知道,那时候的我就是觉得那里安全……”

  “你知道,小学时候,我特别谨慎,别的小孩子欺负我,我都从不敢吭声。每次放学回家,我静静的做完作业,静静地走进自己的房间,静静地等你。有一次,你回家的时间特别晚,你知道我心里好害怕……”

  “有一次,我的同桌撕了我的绘画,我就扔了他的作业本进水沟。当老师找你,你来到学校的时候,你甚至都没有问我发生了什么,直接就让我给人家道歉,然后赔了人家新的作业本。回到家里,你还一直训导我,教我不要跟同学发生矛盾……”

  “你还记得那一次吗,我正在公园里玩耍。一个小女孩冲过来,撞到我,她自己摔倒了,哇哇大哭起来。我好心动手扶她起来。结果她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一起涌过来,训斥我。当你闻声赶过来的时候,不仅没有安慰我,还顺手给了我一个巴掌……”

  “初一时,班上举办一个文艺晚会,优秀节目将参加学校才艺大赛。本来我的节目是班上的第一名,可是因为排练需要购买两套服装,购买一些道具。我记得那是六百八十多块钱。当你回来后问我,我告诉你,我没有选上。你告诉我说这样的事情不上去更好,免得分心。”

  “初二时,有一天回家,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小箱子被打开了,里边放的正是我最近的几本日记。你晚上回来后告诉我,为了我好,帮我把不好的东西都删掉了……”

  “初三毕业后,我和几个好朋友约好,一起去外面的世界走一走。我们规划好了路线,那一天,我给你留言,写了一封信放在你必经的大门上。然后我们去买票。没想到,你跑过来堵在我前边,最后我退了票。那几天,你一直在追问,我的钱是从哪里来的。其实那是我所有的压岁钱,历年获得的奖金,和我自己帮学校分发杂志、牛奶的报酬……最后,我都给了那些姐妹,作为补偿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“妈妈错了。”

  ……

  “妈妈做的不好。孩子,你跟妈妈说啊,你教给妈妈啊。”一旁的母亲声音哽咽起来。

  “妈妈能力有限,妈妈知道不足,所以才重新买了手机,最近还学习了一下P图、快手、抖音等等。孩子,妈妈知道你长大了。有些事情妈妈不会,你教给妈妈啊,妈妈会向你学习的。”

  ……

  两人的声音明显放低,只听到隐隐约约抽噎的声响,和双方几句含混不清的词语。

  时间突然间凝固了一般。

  “妈妈,其实,你不要一直追查我,我跟他真的没有关系,我们只是一般的同学而已。我没有上当受骗。”

  “妈妈,你放心,我一定能把握好自己。我一定会考一个好大学。”

  “课本上那些东西我早就学会了。”

无画翼鸟口子工漫画大全,看来我真的该重新考虑一下了,后来我们就同居了。

  篇二:妈妈好久没和你弄啦 刚考完妈妈就让我玩她

  我对妹妹掏心掏肺,妹妹却狼心狗肺,前夫更是有眼无珠……错过这个故事的宝宝,戳这里哦:我刚离婚,妹妹就要嫁给我前夫,婚礼现场看我怎么收拾这对狗男女!

  佟运撕扯着魏丽的头发往墙上撞,屋子里只听见魏丽疼得凄惨喊叫的声音。

  “一个被抛弃的人有什么好哭叫的?你把喉咙叫破怕也没人管你!”佟坤站在客厅里一边抽着烟,一边往房间里斜睨,脸上净是厌恶。

  佟运听他爸这么一说,对魏丽又下了狠手。

  魏丽两只手护着自己的头,脚往佟运身上踢。她到底是个女人,使出全身的劲也还是吃了大亏。

  佟运打累了,一松手魏丽就倒在了地上,她捂着自己的脸哭得异常伤心。

  佟坤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掐掉烟头,狠狠地扔在了地上。

  “我说魏丽,你不要哭了,还是给你爸打电话吧,让他过来一趟。”佟坤对坐在地上哭泣的魏丽说。

  魏丽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,抬起头,直盯着佟坤说,“电话要打你打,是你想让他来的,是你想跟他要钱,又不是我。”

  佟坤冷哼了一声:“至少你还是他闺女,这个电话必须你来打。”

  魏丽从地上爬起来,身子倚在门框上,挑衅地看着公公说:“我要是不打呢?”

  “你要是不打,我就让佟运打死你。”佟坤看了一眼半靠在床上的儿子,咬着牙说。

  佟运一骨碌从床上起来,对着魏丽就是一脚,魏丽冷不防倒在了地上,正好磕到一张小凳子上,额头破了,血流了出来。

  “我打死你个婊子!”佟运往她脸上又扇了一巴掌,顿时魏丽的嘴角也有血冒出。

  魏丽抬眼看了看佟运,冷笑了一声,也不知道谁才是婊子。

  两年前佟运娶魏丽的时候,那可是十分风光的。

  谁都知道佟运娶了个漂亮老婆,还带来了100万的嫁妆。

  100万呢?谁家不羡慕。

  现如今娶媳妇都是房子车子彩礼的,佟运倒好,听说女方什么条件都没提,还倒贴给他100万。

  要说这佟运虽说长了个大高个,容貌却一般,听说高中勉强毕了业,也没有干过正经工作。

  而魏丽就不一样了,要身材有身材,要长相有长相,大学本科毕业,在市里的一家服装公司做设计。

  怎么比,他俩都有差距,偏偏魏丽还真就下嫁了佟运。

  天上掉了一块大馅饼,正好砸他头上了。

  你说气人不气人。

  更气人的是,魏丽嫁到佟家第一天,她带来的巨额嫁妆就被公公佟坤拿走了,顺带还让她上交了工资卡。

  自那以后,魏丽连最基本的经济自由都没有了。

  想要买什么东西要先跟老公佟运报备,公公佟坤批准了,才会把钱给她。

  魏丽不过二十三四岁,正是女人化妆打扮的时候,可她买一件衣服、一套化妆品都被限制。

  这日子真的是生不如死,魏丽当然想要反抗。

  那天晚上佟运刚想往她身上爬,就被她一脚踹到了床下。

  佟运气呼呼的地从地上起来问魏丽:“你想干嘛?”

  魏丽说:“我不想干嘛,你去跟你爸说说,那个嫁妆他拿着就是了,让他把工资卡给我。我买包卫生巾都要跟他伸手,我这过得是什么日子?”

  佟运说:“要说你去说去,我不去。”

  魏丽说:“那咱这日子也别过了。”

  佟运哼了一声说:“你不过算了,谁稀罕,反正老子也睡过你了。”

  魏丽气得对他拳打脚踢。

  魏丽是在一个下午接到郑红英的电话的。

  俩人约在一个隐蔽的小店,在隔间房里,就着昏黄的灯光,魏丽还是看到了郑红英脸上的伤,额头有一块结痂了,眼角处还有残留的血迹,半边脸看起来有些肿。

  “他又打你了?”魏丽问郑红英。

  郑红英点了点头,她抬头也注意到了魏丽额头上的伤疤。

  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郑红英急切的问。

  魏丽冷笑了一声:“和你一样,遇见了个爱动手的畜生。”

  “丽丽,”郑红英低着头哭了,“对不起!都怪妈妈,是我害了你。”

  魏丽看了看她瘦弱的身子,影子在灯光下被拉长,一半映在了对面的墙上,看得出她在颤抖。

  这个女人给了她生命,把她养大成人,而今她却对她说对不起,魏丽的心疼的厉害。

(责任编辑:鸣生笔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