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香港大发幸运分分彩-香港最大的门户网站!
当前位置:主页 > 点评 > 正文

褚时健当年得罪了谁 揭秘褚时健当年被处无期徒刑的原因(图)

时间:2017-12-09 15:59 来源:未知 作者:阿凡 阅读:6837次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导读:褚时健当年得罪了谁 揭秘褚时健当年被处无期徒刑的原因,褚时健是我国杰出的企业家之一,褚时健先后经历两次成功的创业人生,被誉为中国烟草大王、中国橙王。褚时健使玉溪卷烟厂成为亚洲第一、世界前列的现代化大型烟草企业。1999年1月9日,71岁的褚时健因经济问题被处无期徒刑、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后来因为严重的糖尿病获批保外就医,回到家中居住养病,并且活动限制在老家一带。后来减刑至有期徒刑12年。最终减为12年,2011年刑满释放。

        褚时健当年被处无期徒刑的原因:作为云南红塔集团董事长、玉溪卷烟厂厂长,话时健曾是一个被各种荣誉和光环所笼罩的人物,人称“中国烟草大王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厂,发展成为亚洲第一、世界第五的现代化烟草企业,褚时健为此作出过重要贡献。然而,在功成名就之后,在将要退居二线之时,他却利用手中的权力,疯狂吞噬国家和集体的资产,最后从高高的“红塔山”上坠落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褚时健当年得罪了谁

        鉴于褚时健贪污受贿数额特别巨大,经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批准,中共云南省委决定,开除褚时健党籍。司法机关已经依法对其立案侦查。

        举报信引出一起令人震惊的大案

        1995年2月,一封来自河南省三门峡市的匿名举报信寄到中央纪委信访室:三门峡市烟草分公司某人勾结洛阳水泥厂驻洛办事处临时工林政志,用行贿手段,先后给云南玉溪卷烟厂厂长褚时健送去大量礼金,其中包括金龟1个、金佛爷1个、金表1块及美元、金条等。从1991年11月至1993年9月,林政志等人共从玉溪卷烟厂5次购进卷烟8167件,获利818万元。

        举报信不长,但反映的问题具体、详实。

        3月24日,中央纪委有关部门派员到洛阳,从外围展开调查。洛阳市司法部门同时对林政志采取措施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政志供认他先后5次从玉溪卷烟厂套购8000多件卷烟、牟取暴利的事实,并交待他多次给话时健的妻子马静芬、妻妹马静芳、妻弟马建华等人送钱送物90万元。1995年7月至1996年3月,司法部门根据掌握的涉案人的大量犯罪嫌疑问题,先后在云南、广东、海南等地收审了犯罪嫌疑人马静芳、马静芬、马建华及褚时健的女儿褚映群、外甥喻斌、昆明市公安局交警刘云、汕头市个体烟贩赖喜荣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经查,1991年至1995年,褚时健利用职权和职务便利为他人批烟倒烟,其亲属从中收取了大量钱物。为林政志、赖喜荣、刘云等人批供卷烟,其妻马静芬及其他亲属收受140多万元人民币、8万美元、3万港币和大量贵重物品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司法部门对有关涉案人员的住宅进行搜查,取得大量赃证,先后收缴赃款500多万元人民币(含存单、国库券、债券)、4万多美元、近百万港元,收缴价值100多万元的赃物和价值400多万元的8处房产,总价值超过1100万元,其中1000多万元的钱物为褚时健夫妇所共有。仅从床底起获的密码箱内的赃物中,就有金表、金条、金佛、金项链、金耳坠、金手链及各种玉器等。其中2尊金佛和带“佛”字的金戒指等正是林政志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举报属实。褚时健严重建反党纪的事实存在,同时部分问题已构成犯罪嫌疑。他的妻子马静芬在大量人证物证面前不得不供认:我的钱都是到玉溪烟厂搞烟的人送的。他们倒烟发了大财,就给我送;送了多少,谁送的,我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举报的案件线索中,办案人员还发现玉溪卷烟厂在厂外、境外没有10多亿元人民币和2500多万美元的帐外资金。这笔钱是1991年至1995年玉溪卷烟厂销售“浮价烟”时,褚时健等人私设的“小金库”,必须褚时健签署授权委托书才能支取,分别存放在香港、珠海的下属公司和广东的几家烟草公司。工厂没有这笔帐,只有总会计师罗以军等少数人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褚时健设这笔帐外资金用来做什么?1996年11月,办案人员兵分三路,到广东揭阳、普宁、广州和海南调查,掌握了褚时健利用职权和职务便利为广东普宁、揭阳烟草公司批烟,女儿褚映群索要和接受3600多万元人民币、100万元港币、30万美元的事实;同时还掌握褚话时健贪污、挪用巨额公款和收壮受贿赂等重大犯罪嫌疑。正当调查深入进行时,褚时健坐不住了。1996年12月28日,他在经过充分准备后,出现在云南边陲河口企图出境,被边防检查站截获。1997年1月6日,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决定对褚时健立案侦查,2月8目监视居住,7月10日被捕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后,案件有了重大突破。8月初,在押的犯罪嫌疑人检举褚时健有严重贪污问题。在预审人员的攻势下,褚时健的心理防线崩溃了,首先供认了自己伙同烟厂副厂长乔发科、总会计师岁以军等共同贪污账外资金30O多万美元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1995年上半年,褚时健对副厂长乔发科、总会计师罗以军说,弟兄们辛苦一场,现在有点外汇分给你们。褚决定从华玉公司拿出一部分美元差价款,由诸、乔、罗和华玉公司总经理盛大勇、副总经理刘瑞麟贪污私分。褚时健交代罗以军:“我要100多万美元,你和乔发科各60至70万美元,盛大勇、刘瑞麟也给一点,盛大勇多一点。”他还说自己不缺钱,要罗以军把分给他的钱打到他儿子褚一斌的境外帐户上。7月中旬,褚时健签署了转款使用的空白授权委托书,让罗以军办理。7月20日,新中坡方面电告:钱已入账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艰苦调查,褚时健严重经济违法违纪案件取得重要突破。

        调查表明,褚时健利用职权和职务便利,主谋贪污私分公款300多万美元,其中他个人贪污170多万美元;为他人批烟谋利,其女儿索要和接受3630万元人民币、100万元港币、30万美元,妻子及其他亲属共收受140多万元人民币、8万美元、3万元港币和大量贵重物品。

        调查发现,褚时健还有其他更加重大的贪污、受贿、挪用公款等经济犯罪的嫌疑,目前司法机关正在进一步侦查中。调查发现的多起相关案件,有关纪检监察机关、司法机关也正在继调续调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为企业发展作出过重要贡献的知名劳动模范,就这样滑向了罪恶的深渊。其涉嫌犯罪数额之大,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所罕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党纪国法面前没有特殊人物

        在改革开放、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今天,人们越来越清醒地看到,反腐败是一项关系到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长期而艰巨的任务。在褚时健严重经济违纪违法案件中,反腐败斗争的艰巨性、复杂性表现得尤为突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云南,褚时健大名鼎鼎。他的知名度高,说到底跟一个“烟”字分不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烟草是云南的主要经济支柱。作为烟草业“台柱子”的玉溪卷烟厂更是功不可没。建厂40年来,经过广大职工艰苦创业,这个厂的固定资产从1978年的几千万元发展到1996年的70亿元,每年创利税近200个亿。在全国180多个卷烟企业中,玉溪烟厂多年保持装备技术水平、口创汇、税利等7个第一,仅这个厂生产的“红塔山”卷烟的品牌,无形资产就高达332亿元人民币。

        玉溪卷烟厂能有这样的辉煌业绩,和褚时健密切相关。为此,他先后获得各种荣誉称号:云南省劳动模范、全国劳动模范、全国优秀经营管理者、全国“五一”劳动奖章获得者和全国优秀企业家、全国十位改革风云人物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位“风云人物”的蜕变个人惋惜,查处起来也有相当难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人感情上接受不了。不少人认为,褚时健任厂长17年,把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企业搞到今天这个样子,功劳太大了,过与功相比,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人思想上有顾虑:查办褚时健,会不会把企业查垮了,影响企业稳定,影响云南的经济发展财政、收入?

        腐败不除,国无宁日。针对某些干部“以烟谋私”问题,中央领导同志早就明确指出:要看到反腐败斗争的艰巨性,要坚定不移加大反腐败力度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案件查处得阶段性成果,中央纪委领导同志提出;对褚时健,“过不掩功,功不抵过”。无论是谁,功劳再大,也不能违反党纪国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南省委领导表示:功是功,过是过。烟草业的腐败问题不解决,早晚会把云南的卷烟和烤烟搞垮。只有把毒瘤割掉,才能保证烟草行业健康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 调查中,褚时健千方百计为自己开脱,甚至设置障碍阻挠查案。

        为隐瞒巨额财产的不法来源,褚时健多次编造说,这些钱是外商要他帮助买房的钱和交给他保管的考察费,并指使一些人做伪证。

(责任编辑:阿凡)

顶一下
(10)
10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